首页 > 历史军事 > 诡三国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2261章按不按规矩,讲不讲道理(1 / 2)

『小冰河……』

斐潜翻看着资料,皱着眉头,嘀咕着。

从这些资料上来看,历史上缺乏记载的东西,现在逐渐的显露了出来。

阴山,便是斐潜建立起来的一个最北的气候观察站。

每年都有兵卒会往北,观察冬季雪线来临的时间,记录暴风雪的次数等等,但是因为这些兵卒并不是太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做一些什么事情,所以往往也会将日常的一些记录也夹杂其中,这就导致了这些记录的数量庞大、复杂且琐碎。

若是这些竹简木牍,不小心遗失在了冰层之下,被冻土包裹,说不得在后世被发觉出来的时候,多少会引起些惊涛骇浪?

这么说来,是不是有机会的时候在什么地方也埋些什么石柱金属柱子之类的,然后标明这地方自古以来就是华夏领土?虽然不见得有什么用,但是拿出来的时候便是可以堵住一些叽叽歪歪的嘴?

嗯,这个事情还是等有空再去做罢。

现在要面对的,依旧是小冰河。

今年的气温,看起来像是正常了,稍微偏旱,偏热了一点,但是好像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,但是斐潜总是觉得这反而不正常,就像是小冰河要揍人,老是伸着拳头当然没有什么气力,现在缩回去了,然后下一拳打出来的时候……

肯定比之前,比现在要更痛。

在面对这种大规模气候的问题上,难免会从心中萌发出一种渺小感来。

『来人!去请曼成来!』斐潜将记录和资料往边上推了推,然后吩咐道,『另外,备些茶来!』

毫无疑问,如果小冰河来袭,阴山这里肯定是……嗯,还有赵云那边也是最先受到气候攻击的地区……

所以必须提前做好准备,越多的准备,自然就越好。

李典很快的就来了,拱手见礼。

『阴山城储备,仍需加强……』斐潜一边示意护卫上茶,一边开门见山的说道,『来,曼成且看……』

斐潜将几份记录推了过去,示意李典查看。

在那些记录之中,有一些字眼是斐潜特意用红色的笔圈出来的。

『二年,十一月中。初见小雪。三日停。雪深没踝。』

『三年。十一月初,大雪。绵延十余日,人马不得行。』

『四年。十月,突有暴雪,呵气成冰,胡人多有冻毙于野……』

李典看完了,然后抬起头,『主公之意,便是今年也有严寒?』

『莫须有。』斐潜回答道,『然不可不备。阴山战马之数,绝冠各州,日常所需粮草消耗,亦是惊人。所幸此处草场丰盈,方可无虞。若是一旦天气严寒,草黄枯绝,而大雪堰塞道路,难以转运……』

李典的手稍微哆嗦了一下,多半是想象到了斐潜所描述的场面,『主公所言甚是!某定然确保储备充足,仓廪不虚!』

『若依某意……』斐潜沉声说道,『仓廪之数,倍之!』

『啊?』李典以为原本的仓库数目已经够多了,没想到斐潜还要加倍。

『若是三五年内,气候正常,也不过是费些气力木料……』斐潜缓缓的说道,『若是一旦天时有变,这些可就是续命根本……』

『可是……』李典有些为难。

李典倒不是有意推诿,也不是不愿意执行,或是不相信斐潜所言的严寒逼近,只是因为阴山之地,树木并不是很多,适宜用作仓廪的树木就更少。毕竟仓廪和普通建筑不一样,要求更高,尤其是木材,不仅要够大,还要足够干燥,最好都是阴干了三年以上的木材,而现在阴山一时之间又要去哪里找这些木料?

斐潜笑了笑,似乎是明白了李典的难处,指了指厅堂外面,『阴山少木,然多石!』

『主公之意,是开山取窟?以其为仓廪?』李典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斐潜的意思,『然开山之工……也是颇费人手……』

斐潜摆了摆手说道:『此事……说难也难,说易么,倒也简单……某已经下令调集平阳工匠,北屈火药,至此处开山……当下唤曼成前来,便是询之,若以山窟为仓廪,何处为宜……』

如果说之前是小打小闹的用火药来炸开道路,破坏寨门什么的,现在就是大工程了。

或许也是汉代的首创。

『火药……开山辟岭……』李典喃喃念叨了两句,然后不免有些感触起来。当年他见过火药的,也知道这种东西在骠骑军队之中是怎样的一个级别的存在,而现在斐潜竟然要让他负责这样一个项目,使用这些威力大得吓人的东西……

对于斐潜来说,这些火药的威力,确实大得『吓人』。

一切火药在大蘑菇面前,就是个渣渣。

但是李典不知道大蘑菇,所以他认为火药这种东西很可怕,而斐潜竟然信任他这样的一个降将,不仅是愿意住在阴山城,也愿意将这样的一种武器让他来指挥使用,即便只是用来开山,也足以证明了一些事情……

李典拜倒在地,『属下定然万死不辞,不负主公所托!』

斐潜:『……』

……( ̄ω ̄=)……

在大汉领土的另外一边,也有另外一个人说出了几乎是同样的话语,『属下定然不负主公所托!』

拜倒在地的,是崔琰。

高高在上的,是曹操。

站在一旁的,是陈群。

曹操笑呵呵的拉起了崔琰,『有季珪相佐,当无忧矣!』

曹操说着的时候,还微微笑着,也冲着一旁的陈群点了点头。

陈群和崔琰再次的躬身,然后退了下去,准备着手开展人才遴选的工作……

曹操眯着眼笑着,仿佛是很畅快的目送二人离开。然后慢慢的将笑容凝固在了脸上,最终变成了一声叹息。

『本初兄……』曹操轻轻的说道,『未曾想,某还是走了你的老路……』

新的道路,荆棘遍地。

老的道路就好走一些,毕竟有前人走过了。

崔琰的低头,代表着曹操和冀州士族上下,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。

相互妥协的阶段。

因为曹操答应了要在冀州展开一次大规模的人才举荐征募活动,冀州人士也才放下来和曹操较劲的信息,开始服从于曹操的指派。

毕竟之前的行为就是为了谈条件拿好处,现在曹操既然妥协了一步,冀州上下自然也就跟着一起退一步,得寸进尺不是什么好品格。

就像是两个人在擂台上拳击,若是拼命纠缠在一起,那就不是什么拳击比赛了,改柔道得了,所以必然会拉开一定的距离,然后将拳头缩回来,再打出去。

至于现在,当然是相互缩回来的阶段,至于下一回合的铃声,暂时还未敲响。

曹操需要一个稳定的冀州和豫州,这一点,毫无疑问。再这样的大前提之下,曹操见到无法立刻收复冀州上下为己用,就抛出了相应的利益,换取了冀州上下的支持。

政治上的平衡,相互妥协的代价。

就像是饮鸩止渴。

上一回合没打死对手,那么下一个回合,便是双方搏杀得更凶残。

曹操若是能在幽州之处获胜,那么自然可以携裹着胜势压迫这些冀州士族,就像是当年袁绍在消灭了公孙瓒之后,几乎是不费什么气力就将势力扩展到了整个的冀州青州一样,若不是当时袁绍将目光错误的转向了斐潜的并州,而是直接针对曹操的兖州发动攻势,说不得以曹操当时的力量,根本就没有办法应对……

因为在这一个回合之中,冀州人士获取了一定的职位,对于地方的控制力也就会重新得到加强,而之前因为某些事情产生的各种亏空,也会在新官上任之后抹去,而这些东西,都将会对于曹操的下一个阶段的控制产生不利的影响,而这些事项,曹操肯定不会忘记,表面上的笑容,背后隐藏的都是阴冷。

陈群和崔琰在大将军府的院门之处又是相互谦让了一下,然后便是携手走了出来,面对着在大将军府前院的准备最后一场考试的这些储备官员,预备郎官。

当官了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